清晗_持续掉粉中

头像@我想口你很久了※文章禁止未授权转载。

如果我今年之内没更文的话就是去写这个了。

别问为什么,我有个坚信我能得奖的天真的亲妈,朋友们有缘再会。

我十几岁,我好累,我好想三中科艺楼一跃解千愁。

就是不知道评委老师看不看老福特。

【霍齐】《同极相斥》(三)

*最后一章臭矫情,之后就是破案剧情了。

*大佬霍×私家侦探齐,ooc

在白天的太阳下你是自由的,在黑夜的星辰下你也是自由的;
没有太阳,没有月亮,没有星辰的时候,你是自由的。
甚至你对一切闭上眼睛的时候,你也是自由的。
但对一个你为了爱而爱他的人,你是个奴隶。
对一个为了爱而爱你的人,你也是个奴隶。

——纪伯伦《沙与沫》

齐乐天回家之后没有很快地去洗漱睡觉。他把钥匙和手机等物件随手甩在沙发上,抬脚走向书房。

所谓书房不过是一个小型私人资料库,屯满了这些年他处理过的卷宗和案件相关文件。他脱掉鞋钻进去,没有开灯,摸黑爬到地毯上盘腿坐着。

灰色窗帘把屋内的一切遮得严严实实,月光都无法...

【霍齐】同极相斥(二)


*目前有点短有点八婆,但我保证之后就会有超带感的正剧。

*大佬霍×私家侦探齐,ooc

车子驶过第二个红绿灯,音乐仍如山泉一般汩汩倾流。齐乐天做不到继续装聋作哑。
“《早稻田的春天》?”他下意识脱口而出。
话才出口他就后悔了,用手抵上唇装作要咳嗽的样子,想把过轻的问句掩盖。可回答在半秒之后抵达。

“嗯。”
“为什么?”
“你喜欢。”

换成任何一个恋爱高手啊情圣啊什么的,见了此情此景估计都会频频摇头。就连看肥皂剧的小姑娘都会抱怨这样的对话太没营养。
可是齐乐天愣住了。因为他确实很喜欢。这首歌有点年头了,曲调古朴,中间还别出心裁地加入了风铃声,配上清澈的女声低吟浅唱,十分动听。他曾和霍星一...

段考段考段考段考。

我是谁。我怎么考进来的。他们怎么什么都会。

#仅《同极相斥》保持周更,《Ice Dance》和《■■》(某未公开雷安连载)于11月16号后恢复周更和半月更#

【霍齐】《同极相斥》(一)

*我又手贱开连载了。

*大佬霍×私家侦探齐,ooc

真见鬼。齐乐天有点烦躁地咬着嘴唇上的死皮。如果现在面前有台时光机,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跳进去回到十分钟前直接跑路,绝不是下来接人。
他的脸色十分精彩,相较于面不改色和他并排而行的某人来说。
“晚上好。”三分钟前他们以各不相同的表情和心境,在同样尴尬的氛围中说出同样的话。不过齐乐天很干巴巴地补了一句:“是你啊这么巧。”

坐电梯的过程中他没忍住瞟了对方一眼,那张好看的脸上依然没什么表示,像是在思考什么。电梯厢里蒙蒙的灯光撒下来,那双眼睛藏在刘海的阴影下,淡然如水。
这种情况下失态的只会是自己。齐乐天泄气地撇撇嘴,抬头望向缓慢变化的数字。...

【霍齐】《云》

*学pa,霍星第一人称,ooc

“在我与云相处的第1001天,我失去了我的云。”

我初见他是在新生报到会上。
他坐在斜前方,转头过来同我旁边的新生说话。我不喜言语,只是看着他们。但期间他的视线总是若有若无地掠过我。外面下着太阳雨的天空很美,只有一朵云突兀闯入,飘在湛蓝的天里,甚至出了彩虹,我却无暇顾及。在目光交汇的电光火石间,有什么事似乎冥冥之中已注定。

那叫惊鸿一瞥。他后来提醒我。
回眸一笑百媚生,六宫粉黛无颜色。他摇头晃脑地继续,又被自己逗得咯咯直笑,最后索性扑进我怀里。

再遇见是在双人寝室。他大咧咧往我才铺好的床上一坐,便开始自说自话。

“你报了天文社?”他问我。
“好巧,我也是。”...

对不起。

我最近左龙族右盗笔,面前习题一摞摞,早上咖啡晚牛奶,6点起0点睡,过得有点太滋润了,完全忘记更新的事(……)

这周末更霍齐,11月16号段考完那周更冰舞。找时间弄个雷安中长篇。

楚路 is rio.

瓶邪 is rio.

没屁话了,晚安。爱你们。

我现在产粮都没人看的,唉。

好想要评论,评论评论评论,许愿有好多好多评论。

为什么鹅鹅更新这么快,鹅鹅是打了激素吗,那就不是绿色放心农产品了,唉。

【康团】宓西亚档案

姓名:Mecia·Stallette(宓西亚·斯塔莱特)

昵称:M老师,M总,星光姐(因姓氏谐音)

性别:女

性格:思维跳脱,有点天然,很少提起有关自己的事情。大部分事情习惯简单解决,不喜欢麻烦。

年龄:23

身高:165cm

体重:45kg

罩杯:C

生日:1995.5.30

星座:双子

血型:O型

国籍:UK

标签:童颜担当

粉丝名:星星

应援色:湖蓝

应援物:雪白海豹玩偶

应援标志:柠檬

应援口号:星光璀璨,花路同行。

代表数字:9

出道年份:2010(英国)

代表作品:《无题诗》《深海之下》《冰舞曲》

外貌:黑色短发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