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晗_持续掉粉中

头像@我想口你很久了※文章禁止未授权转载。

月考。

以前同意张爱玲的话。

现在同意毕淑敏的。

真的,心里梗着难受。

我现在产粮都没人看的,唉。

好想要评论,评论评论评论,许愿有好多好多评论。

为什么鹅鹅更新这么快,鹅鹅是打了激素吗,那就不是绿色放心农产品了,唉。

【康团】宓西亚档案

姓名:Mecia·Stallette(宓西亚·斯塔莱特)

昵称:M老师,M总,星光姐(因姓氏谐音)

性别:女

性格:思维跳脱,有点天然,很少提起有关自己的事情。大部分事情习惯简单解决,不喜欢麻烦。

年龄:23

身高:165cm

体重:45kg

罩杯:C

生日:1995.5.30

星座:双子

血型:O型

国籍:UK

标签:童颜担当

粉丝名:星星

应援色:湖蓝

应援物:雪白海豹玩偶

应援标志:柠檬

应援口号:星光璀璨,花路同行。

代表数字:9

出道年份:2010(英国)

代表作品:《无题诗》《深海之下》《冰舞曲》

外貌:黑色短发...

震惊!雷狮竟说出这种心里话。


“我那天也是脑子抽了,看他鼻涕眼泪糊了一脸,样子特别难看,就想帮他擦眼泪,顺便嘲笑他这么大人了还哭。可我抬不动手也说不出话,只好闭着眼睛继续装昏,只把眼睛睁了一条缝去瞄他。”

“他哭得可惨了,看见心电图机的变化还以为是回光返照,等出现持续波动时才慌慌张张叫医生来,把那变化指给他看,也不知道自己满脸水痕多丑。”

“虽然我是唯物主义者,可想来佛祖他老人家清心寡欲的,应该是嫌他烦,所以我才准备飞升就被一脚踹回来,说你滚回去让他闭嘴别再嚎嚎了,听了闹心。”

“我也嫌他烦,但你知道吧?看平时特倔总跟你闹的恋人哭得稀里哗啦的,谁都遭不住这么一下。”

【雷安】年轻真好。

*雷狮第一人称,ooc

「要是你突然被告知死期将至,你怎么办?」

这个小假设是安迷修从不知打哪儿来的杂志上看到的。那篇文章具体是讲一个姑娘得了绝症被告知最多活一个月,就给自己列了一张临终愿望清单,一件件在最后的日子里完成,最后心满意足地走了。

文章挺火,在网上引发了轩然大波。霎时间似乎满世界都在考虑“自己快死了的时候要做什么”,搞得互联网上一片凄凉,不知道的还以为成了重症监护室。

他问我时我正在打游戏,也没多想,开口就是敷衍三连是是是对对对好好好。直到他侧着往我身上踹一脚,我一手抖空了大被反杀,才肯支棱起眼皮看他。
“我怎么办?就这样呗。”我说,“我还能牛逼到逆天改命不成?”
他看了我一眼...

帮某个失踪人口发一哈(……………………)

【杰佣】Ice Dance 06



「那长长的走廊啊,仿佛没有尽头。」

奈布撞见那场对话时,帆布鞋的硬底踩在软地板上,没有声响。

他不认识杰克旁边的人是谁。两人的嘴都在开合着,那位女性的表情不太对劲,杰克的——他看不出那大半被笼罩在阴影下的脸庞上是何等神情。
走廊的消毒液气味实在难闻。他缩缩鼻头,快步走近。

“别这么说,他很努力的。”他听见杰克说。
那位端庄的女士愣了一下,随即抬手掩住嘴,吃吃笑出了声,脑袋后面的高马尾跟着一耸一耸。
“这么宝贝你的学生?”她说,“先前可没见……”

她的话说到一半就打住了。奈布觉得她似乎是朝自己看了一眼,有点紧张地裹了裹身上明显不合身的外套,迟疑片刻,还是没再挪一步。
等他们说完再过去好了。隔...

因为我总是笑着,所有人就都认为我应当是笑着的。倘若有朝一日我不再笑着,我开始面无表情。他们会惊异于我的不笑。若是我哭了,他们会批判我的悲伤。

那么我该笑还是该哭呢?我不知道。

于是我悄悄地把笑容缝在脸皮上,针脚歪扭像虫爬。针穿过皮肤时好疼啊,却没有人问我会不会很疼。我也不希望有人问。因为届时我会小声啜泣,那么我又该再缝一次、再痛一次。

现在我已经习惯疼痛了。请问我可以哭了吗?

我穷到没钱买奶茶了所以出来找富婆。

10元/月 月更
30元/月 半月更
50元/月 周更
80元/月 半周更
100元/月 日更

【以上是虚假广告,别信。】

有意向者加群858782143细谈(???)

欢迎催更(。)